Penzendorfer Str.12 . D 91126 Rednitzhembach + 49 912288888-0 info@herbasinica.de DE

否定中医其实是文化自卑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4:41:31
1.文化自卑掀起了否定中医的浪潮
 
对中医产生怀疑并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潮流,起源于十九世纪下半叶的洋务运动(1861 – 1895)。满清在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中的失利,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自尊心,直接导致中国人的集体自卑感和对西方文明的盲目尊崇,中国的传统文化濒临崩溃。随着西医在中国的传播,尤其是金鸡纳(奎宁)对疟疾以及后来的盘尼西林对结核病的卓越疗效,对中医产生了毁灭性的冲击。在一片打倒孔家店、反帝反殖民反封建迷信的呐喊声中,全盘否定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的爱国救亡运动如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风起云涌。连汉字也被归入了必须要废除的愚昧和旧思想体系范畴。陈独秀曾经抛出一个锋利的命题:传统生活的存在必定会阻碍现代化的进程。瞿秋白声言:“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茅坑。” 鲁迅也认为:“方块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伏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
 
1879年俞樾发表《废医论》,明确提出废除中医的主张。上世纪二十年代一些有海外生活经历的人士,如余云岫、鲁迅、孙中山、胡适、梁启超、严复、丁文江、陈独秀等倡导废除中医。以严复为代表的主张废除中医者多半认为中医确切地应该属于方术范畴。一九二九年余云岫以委员身份在国民政府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上正式提出了“废止旧医案”。他是倡导中医西医化的始作俑者。鲁迅在《呐喊》自序中说“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
 
尽管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泽东力挺中医,以赤脚医生为符号的中医得到了有限的复兴,但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以方舟子为代表的主张废除中医的思潮依然存在。方舟子主张废医验药,而更激进的张功耀甚至提出了废医废药的主张。2014年,方舟子、张功耀、何祚庥等人策划组织上海第一届反中医大会,成立了所谓“反中医联盟”。
 
2.唯理性的科学主义不能明白和接受中医
 
近代中国,由于文化自卑掀起了全面否定中医的浪潮,客观上中医的特点也决定了唯理性的科学主义者不能理解中医,从而主张要废除中医。
 
中医是一个自然经验医学体系,是一种基于对自然现象的观察、实践和经验总结后整理出来、并代代相传的经验医学体系。在这一点上中医与西医有很大的区别,西医是先有科学的理论根据,通过可重复的实验室数据验证后再进入临床医学试验阶段,最后才被应用和推广。从这个观察角度来看,中医的确不完全符合科学,这就是反中医人士主张废除中医的最强有力的根据。殊不知,中医是经过观察发现能治病就付诸实施的实用主义产物,疗效说明一切,有疗效就有价值,就应该鼓励和推广,造福于民,而不必一定要事先得到严谨的科学实验数据的验证。至于为什么能治病,已知的科学理论能解释是好事,不能解释也不妨碍继续运用,就与人类先祖不知道水的化学分子式,不了解水在人体生理代谢过程中如何起作用,但却不影响他们每天饮水维持生命是一个道理。有一句大家都熟悉的调侃的话:西医让你明明白白地死去,而中医却让你稀里糊涂地活着。
 
 
中医涵括人类理性和感性认知的所有领域
 
其实,中医是一个涉及几乎人类所有理性和感性领域的综合性复杂医学体系。上至星象天文,下至水文地理,从哲学、宗教、艺术、社会人文到物理、化学、生物学、医学等自然科学,没有中医不涉及的领域。这样,如何能将中医这样一个博大精深的“庞然大物”强行塞进一个小小的、纯理性的“科学袋子”里呢?我们清楚地知道,生命现象极其复杂,尤其是人类的心灵和思想活动更是不能在现有的自然科学体系内用量化的手段加以分析和解释。人体解剖和生理代谢过程是人体健康的可见部分,是冰山的一角,但更大的、不可见部分却是非物质的、无形的情志和心理活动,这一部分是超理性但不反理性的。人是精、神、气有机结合的整体。简单地讲,“精”就是肉体物质,“气”是维持生命新陈代谢的能量,而“神”则是生命现象焕发出的面貌。德语里有一个词叫Ausstrahlung,最接近中医里的“神”的概念,翻译成汉语就是“魅力”、“气质”、“精神面貌”。不能把人看作一台没有生命、没有情感、没有思想意识和心灵活动的冰冷的机器,出了毛病维修时可以任意拆卸、更换零部件、重组。人在世界上走一趟就像唱一台生命之戏,可见的肉体只是戏的舞台,人的灵魂才是戏剧的表演者。每个人的舞台在外形上可能不一样,但烧尽后却都一样。每个人的生命所表演出的戏都不一样,是因为每个人的灵魂不一样。人与人的真正区别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肉体,而是那无形的、超理性的心灵。人是万物之灵,所有动物与人相比有一个不可逾越的界限 – 人是有灵的活人。生物分类学上“人”这个生物种的名称是Homo sapiens。Sapiens这个拉丁词的意思是“有智慧的”。因此,“有智慧”是人区别所有动物的最显著标志,人不是行尸走肉,而是一种有智慧的生物。人的很多病就出在这个“智慧”上,也就是中医里常说的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七情”。
 
如果我们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医学上只承认解剖学、生理学、生物化学、微生物学和遗传学等,那么我们对诸如抑郁症和狂想症等心理疾病将一筹莫展,医生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修补舞台的工匠而已。如果我们的医学诊断只限于核磁共振和实验室分析数据,那最多也只能发现病入膏肓后有形的结构病变,而对那些无形的功能紊乱,如梅核气、失眠、职业枯竭综合症等将会是没眼的石匠 - 瞎凿。唱戏的人出了问题,不按导演的指示瞎蹦跶,再牢固的舞台也会坍塌。
 
中医是基于易经、阴阳五行等哲学思想,通过对人体外部宏观宇宙和人体内部微观宇宙运动规律的观察和领悟,用朴实的语言总结和描述出来的医学系统,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赖以生存和繁衍的健康基础。中医的博大精深主要表现在采用不能量化的、基于经验和观察、甚至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诊断方法(望、闻、问、切),远远在任何精密仪器发现之前,就能准确诊断出人体疾病的根源和病灶,在亚健康状况下就能采取积极的预防和调理措施,调动人体生命自身的恢复能力,铲除病根,使生命机能从根本上恢复阴阳平衡的健康状态。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治未病”。
 
中医观察生命现象更多的是站在形而上之“道”的高度,而西医基本上只专注形而下的“器”的层面。因此可以说中医是道,西医是术。中医注重在时间轴上观察人体生命系统的变化规律,强调整体的动态平衡;而西医则是在三维空间里观察人体生命系统的静态枝叶,强调精准细微。中医更多是因势利导,疏通和调动机体自身的再平衡潜能;而西医则多围追堵截,采用客体强性干预人体自身的整体性和有机性。
 
 
用阴阳哲学思想审视癌症基因的表达
 
我这里列举中西医的主要差别,并不是有意贬低西医,说西医一无是处,中医优于西医。实际上,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两种医学各有自己的长处和短板,两者不能互相取代。对于消费者而言,应当知道中西医各自的特点,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并在正确的时间选择正确的医学疗法。作为医生,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要相互尊重,各尽所能,扬长避短地为大众提供最有效的保健医疗服务。
 
3.中医将是奢侈品
 
当然中医也有其局限性,那就是中医治疗具有特别强的个性化特点。这就决定了它在快节奏的信息化时代,在商家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为消费者大批量提供远程服务的浪潮中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和古老。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包括西医在内的很多行业会被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所取代,但传统的中医却不那么容易。因此它会变得越来越奢侈,越来越成为贵族阶层才能享受得起的一种特权。只要看看眼下中国名老中医的挂号费飙涨到天文数值这一现象,就不难肯定这种推测实际上已经得到了应验。
 
 
4.中国历代君王短命的真正原因
 
令反中医论者很得意的一个观察是,中国历代君王虽然拥有举国最优质的中医资源,最庞大、专业和忠实的御医团队,但从秦始皇到溥仪共304位皇帝中,只有11位活过了70岁,占3.6%;半数以上(154位)的皇帝在40岁之前英年早逝。这组数据表面上看似乎对中医具有极大的讽刺意义,但仔细分析则不然。因为反中医人士基于理性至上的观念,完全忽视了情志对人体健康的巨大影响。殊不知即便皇帝拥有最优质的中医资源,但再牛的御医也无法为皇帝分担政治和权力角逐带来的忧愁和不安,再好的滋补上品也无法补救帝王骄奢淫逸、日理万机而被掏空的身体。
 
5.安慰剂效应不能成为反中医的理由
 
还有论调说针灸采用的穴位和针法多少有安慰剂的效应,“得气”等说法玄乎其神,因此中医被误解为巫术。即便针灸的果效真的源于安慰剂效应,那又何妨?当今西医发现安慰剂效应后也越来越流行采用安慰剂疗法,无创伤、无副作用,但却能治好病不是很好吗?猫能逮到老鼠就好,不要深究它是黑猫还是白猫。如果你也能利用安慰剂效应为众多的患者解除病痛,带来安慰,我肯定不会诋毁你采用了巫术,相反我要力挺这样的巫术。巫术在现代汉语中已经成为了一个贬义词。一提到巫术,人们头脑里马上就会想到装神弄鬼、张牙舞爪,故弄玄术的骗子。不可否认,的确经常可以遇见这样的骗子,骗子就应当受到社会的谴责和唾弃。但我也要提醒大家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区分开巫术与心理疗法的界限在哪里?心理疗法在现代社会可是一个高大上的概念!
 
6.西方主流社会不接纳中医的主要原因是文化沙文主义
 
西方主流社会目前对中医依然持怀疑的态度,因此中医还无法以正统的医学体系被社会普遍接受。究其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不信任;其二是理性至上,科学主义的观念在作祟。西方发达国家的主流民意折射出他们在相当程度上还怀有一种文化优越感。由于中国自从鸦片战争以来,长期处于贫穷、落后、挨打的光景,因此很多与中国传统相关的东西都被贴上愚昧落后的标签。即使到了今天,虽然中国的综合国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飞跃式提升,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甚至在某些领域还能引领世界潮流,但产自中国的产品依然还没有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消费者应有的信任和尊重。
 
7. 结束语
 
 
综上所述,中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张重要名片,与中华民族的兴衰息息相关。国盛则中医兴,国弱则中医衰。全面否定中医的思想源于两种成见:第一种是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愚昧落后的,是糟粕,应当完全摒弃。国人对中医的否定其实是文化自卑,而西方人对中医的否定则源于文化沙文主义。第二种就是理性至上的科学主义,认为所有的真实存在必须能通过科学验证,必须能经得起理性逻辑的推敲,必须能用人类现有的知识加以解释,否则是不存在的、不可靠的、不值得相信的。所有人类生活实践都必须先经过科学的验证,否则就是迷信、就是愚昧、就是巫术。